梵高不是先生

傍晚的杭州大剧院

我看到屋顶向上生长